(賀歲片診斷書之5)
  誰的藝術?誰的愛情?
  問:微愛?搖一搖?約嗎?這是一部關於智能手機生存的現代都市青春片嗎?
  答:否。“搖一搖”只在片中出現過一次,功能就是讓陳赫約上楊穎,之後,手機的存在,只是各種發微信。也許,這是一部小企鵝的植入廣告片。
  問:陳赫和楊穎?這是一部《奔跑吧,兄弟》的翻拍電影嗎?
  答:本片與《奔跑吧,兄弟》沒有半毛錢關係,唯一的一段奔跑,出現在楊穎去五台山……腳下找尋真愛陳赫,然後大耍小姐脾氣,扇了陳一耳光後負氣出走,陳在楊的車後追啊追……他們的愛情,也基本止於這種捉迷藏水準,陳赫第一晚搖中楊穎,就隨身攜帶安全工具,要上演一齣性愛後的動物憂傷?你又錯了,整部片子都是陳追楊,楊忙著拍廣告,陳又追,楊更忙的惡性循環……一場春夢吧,最多可以這樣說。或者也可以說,是一盆餃子引發的錯愛。
  問:劇中陳赫是編劇,被投資方欺壓得幾乎進了北京安定醫院,難道這是一部編劇版的“飛越瘋人院”?
  答:瘋人其實在安定醫院以外。《微愛》的悖論在於,作為創作者的顧長衛,對當今影壇的各種潛規則極盡諷刺,卻讓自己正在上演的這部電影,最終墜入了那些游戲規則編織而成的黑洞。一個五零後大叔,偏要擠進喧鬧紛亂的迪廳里,沖孩兒們扮萌賣乖,你說真瘋的是誰?
  問:聽說劇中毛阿敏有驚艷表現?
  答:毛阿姨變身“橫店一枝花”,其實延續了顧導自《立春》始,醜化中年女藝術家的陋習。其實,毛阿姨的齙牙濃妝,再結合她起伏跌宕的從藝生涯,拍一部她的“藝術人生”,殺傷力肯定遠超本片。
  問:這真是一部顧長衛電影嗎?
  答:署名千真萬確,那個《孔雀》和《立春》里從容、真切的顧長衛,被充斥整部《微愛》的類型化皮毛,衝擊得幾乎片甲不留。唯一需要提醒的是,別漏了彩蛋,那段向卓別林大爺《城市之光》致敬的默片里,還存留了一點兒顧導的真憂傷。藝術家在強大的資本面前,已淪為乞丐,顧導想要說的是這個嗎?還是去重聽普契尼的《為藝術,為愛情》吧,那首詠嘆調,過去是縈繞著顧長衛的全部憧憬,而現在,卻是他揮之不去的噩夢。
  (本虛擬對話涉及劇透,圍觀請慎重。)  (原標題:《微愛》 )
創作者介紹

石景山

ud81uddrb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